欢迎访问中国领先的企业技术服务平台贤集网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汽车 — 正文

贵阳市部分网约车平台公司频繁出现违规派单行为,已被公安公交局约谈

贵阳市交通委员会关于整治网约车平台公司违规派单行为的通知市交通执法支队、市出租车行业协会、各网约车平台公司:近期以来,部分网约车平台公司频繁向不合规车辆及人员派单,严重扰乱贵阳市出租车市场秩序,损害合规网约车驾驶员合法利益,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引起了群众和媒体的广泛关注,影响恶劣。2020年5月20日,市交委、市交通执法支队、市公安公交(轨道)分局联合约谈滴滴公司贵阳分公司,责令其限期1个月改正:不得向未办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的车辆和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车汽车驾驶员证》的人员派单,并落实已接入平台车辆和人员的合规化工作,依法依规开展网约车经营活动。为进一步规范我市网约车平台经营行为,保障行业健康发展,结合文明城市巩固提升工作要求,请市交通执法支队加大路面巡查和网络监管力度,严厉查处网约车平台公司违规派单行为;请市出租车行业协会认真履行约谈告诫职责,维护行业正常经营秩序。各网约车平台公司要严格遵守法律法规,认真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加快推进不合规车辆及人员的清理工作,不得为不合规车辆办理入网注册手续,严禁向不合规车辆及人员派单。相关工作情况于2020年7月31日前报市交委公共交通处(邮箱:359929491 qq.com)。下一步,我委将根据工作效果,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维护贵阳市出租车行业正常营运秩序。2020年7月17日贵阳市交通委员会办公室。

贵阳市部分网约车平台公司频繁出现违规派单行为,已被公安公交局约谈

贵阳市部分网约车平台公司频繁出现违规派单行为,已被公安公交局约谈

延伸阅读:


网约车战火再起,哈啰低调拿牌入局


自7月15日,哈尔滨市交通运输局发文件称,将对网约车的运力指标实行公开摇号制度,几天来,网约车市场再度受到人们关注。


有分析认为,该制度的推出,意味着随着近年国内网约车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有关管理部门正加强对市场的管控力度。


一面是管理力度加强,另一面是仍有新玩家等待进场。


近日,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称:“哈啰出行目前已经在郑州获得网约车牌照,未来将尝试做一些惠普的出行方式,具体怎么做还在探索和酝酿中,应该不能算专车。”


7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试图联系哈啰出行,对方回应称:“由于网约车的业务还没有实际开始,目前没有更多信息可以透露。”


在此前2020年哈啰春季媒体沟通会上,李开逐曾对媒体公开表示:“哈啰出行本身四轮发展比较稳健,今年将逐步加大对四轮业务的布局和发展。”


作为自营网约车行业的新入局者,在当下滴滴、首汽等网约车头部公司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情况下,哈啰出行能争取到的市场空间和机会还有多少?


7月15日,易观分析汽车出行团队分析师孙乃悦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网约车新入局者面临着三个竞争壁垒,即用户流量壁垒,双边效应壁垒,以及供给侧话语权壁垒,因此哈啰出行在入局后的1―2年内,对网约车市场的整体格局冲击可能不会特别大。”


拓展四轮车业务


“哈啰出行如今发展四轮车市场是平台扩大后的必然,一方面是源于本身现金充足,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争取突破更大赛道,服务更多消费者。”7月16日,在提到哈啰出行进军网约车市场的原因时,海豚智库分析师朱柳香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事实上,在此次获得自营网约车牌照前,哈啰出行曾多次试水四轮车业务。


2018年10月,哈啰出行推出哈啰打车,为嘀嗒、首汽约车提供用户接口;2019年1月末,哈啰出行再次上线哈啰顺风车业务,首批服务成都、上海、广州等六座城市,随后将顺风车业务拓展至全国多个城市。


但不管是前者聚合型轻资产的打车业务,还是后者非经营性质的顺风车业务,对哈啰出行来说,自营网约车市场依旧是个相对陌生的领域。


7月16日,一位熟悉网约车行业的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称:“相比于提供平台,自营网约车其实是一个重资产的运营模式,涉及很多包括派单、安全等技术方面问题,是有一定门槛的。”


孙乃悦也表示:“网约车业务的运营难度相对于单车来讲是更高的。一方面,在供给侧管理上,网约车需要对供应商,或地区性的线下运营公司进行管理,包括对线下司机的入门审核和服务质量进行管理,单车企业在这方面的管理经验相对比较少;另一方面,共享单车属于‘人找车’的单边模式,但网约车供需匹配的要求会更高。”


后来者入局难


同样的问题也摆在其他近两年入局网约车市场的“新人”面前。

贵阳市部分网约车平台公司频繁出现违规派单行为,已被公安公交局约谈

根据易观数据,2019年,中国网约车市场整体交易金额达3044.1亿元,环比增长3%,预计2020年整体交易额将达到3961.6亿元。其中,滴滴凭借9252.9万用户规模,处于行业领先位置。


2018年,美团曾上线美团打车,与滴滴开启补贴大战;2019年底,高德推出聚合网约车平台,并接入享道出行、T3等近40家合作伙伴。


由于当下网约车市场较为成熟,新入局者前期投入大,短期的投资收益较低,两年后的美团打车也不得不从自营模式转变为资金投入少的聚合模式。


朱柳香认为:“目前国内网约车运营头部平台滴滴出行市场占有率在七成以上。滴滴拥有一套更健全的网约车标准,也抓住了一批核心用户,且网约车的竞争差异化小,新入局者要想从滴滴手中分出市场,需要长时间的运营。”


孙乃悦则对当下网约车市场的竞争壁垒做了更详细的划分。她指出,网约车市场发展到目前阶段,整体入局门槛非常高。


“在网约车行业中,司机和用户的增长是相辅相成的,当司机较多时,用户体验较高,平台能实现用户留存;反过来,用户较多,司机收入相对较高,也会选择留在该平台。这种双边的网络效应会造成行业中的头部企业越来越强,从而形成竞争壁垒。”孙乃悦说道。


供给侧的行业壁垒同样给新入局者增加了难度。


近两年来,滴滴先后成立小桔车服、租车交付中心等为地区性中小网约车运营公司服务的业务模块,为供给赋能的同时,也成功建立供给侧的话语权。


导致的结果是,新入局者想要通过自营方式进入市场,在供给侧能拿到的资源其实已经变得很少。


哈啰还有机会


但哈啰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2020年哈啰春季媒体沟通会上,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CEO杨磊曾表示:“哈啰出行现金流非常健康,现金储备也相对比较充足,且目前应该是创业历史上现金最多的时间。”


根据天眼查数据,哈啰出行最近一轮融资在2019年12月1日,在此之前,哈啰已获得包括蚂蚁金服、复星集团等资本方在内的共计11轮融资。


其中,蚂蚁金服的多次融资也为哈啰出行的单车业务带来了阿里流量协同,尤其是接入支付宝小程序之后,更是为哈啰出行带来了一定的用户导流。


朱柳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出行行业巨头们,虽然在业务方面占了先机,但效率、安全性、用户体验都还有待提升。网约车市场的平衡点也还未达到,用户在高峰期、恶劣天气依然不好打车,可以说网约车司机和乘客的痛点就是哈啰的机会。”


城市智行信息技术研究院院长沈立军也对哈啰布局网约车的前景持乐观态度。


7月16日,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哈啰这几年逐步拓展领域,从共享单车到电单车再到网约车,逐步拓展共享出行领域,企业稳扎稳打逐步推进。对市场来说,能让市场竞争更充分,破除地方垄断,能有助提升服务质量。


“哈啰在共享单车领域积累了一定的用户口碑和基础,有助于它进军网约车市场。至于采取何种市场手段扩大市场份额,这就看企业的市场开拓策略了。”沈立军说道。


来源:贵州交通广播,时代周报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我要评论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相关新闻

贵州首届最美女骑摩旅形象大使选拔大赛收官

8月8日,万众期待的贵州首届最美女骑摩旅形象大使选拔大赛总决赛在贵阳成功举办。...

08月11日 09:06

贵州一手抓生产 一手拓市场,拉动汽车销售总额

随着《多彩贵州促消费百日专项行动方案》的实施,截至5月22日,多彩贵州消费券累计核销6.36万张,拉动汽车销售总额共计6.82亿元,带动效应明显。汽车消费热起来,生产企业跑起来,拉动经济活起来。日前,记者走进几家我省重点汽车生产企业,发现在销售市场拉...

08月10日 10:04

贵州万仁新能源汽车集团首辆汽车正式下线

7月31日,贵州万仁新能源汽车集团首辆汽车下线仪式举行。市委书记陈昌旭出席启动仪式并宣布贵州万仁汽车正式下线,市委副书记、市长陈晏讲话。贵州万仁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殿坤,贵州万仁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张金磊,市直相关部门负责人,区委书记田玉军,区委...

08月07日 09:59

甲醛对人体危害较大,贵阳车内如何除甲醛?

如果孕妇长期处于甲醛重度污染的环境中,比如甲醛浓度高于0.24-0.55毫克/立方米时,会影响到孕妇的循环、免疫、生殖和代谢等功能,加剧妊娠反应、头晕无力、恶心干呕;孕妇易怒、易激动等;时间久了还会引起甲醛中毒、贫血、流产。严重者可能诱发胎儿染色体异...

08月06日 12:11

贵州总裁身价过万,坐假车被礼让放行

"我是中国人,我不赚中国人的钱,我要把老干妈卖到外国去,赚外国人的钱。"这是老干妈的创始人陶华碧曾经说下的豪言壮志。如今,老干妈销售到了世界各地,由于它本身独特的风味,老干妈辣酱在许多国家都开拓了市场。...

08月05日 10:05

最热资讯